中工娱乐

当AI会作词作曲唱歌,音乐人何去何从

来源:中国青年报
2024-03-29 10:14

原标题:当AI会作词作曲唱歌,音乐人何去何从

日前,小冰公司正式发布小冰克隆人,任何创作者经身份认证后,均可通过小冰框架技术,克隆自己并向粉丝发布。每个克隆人都能进行流畅的中英文交流,并且全部具备歌曲演唱能力。小冰公司还与网易云音乐联合推出X Studio,专注于创造具有充沛情感的AI歌手克隆人。小冰公司CEO李笛表示,当AI一旦达到了某一个人类创作者的水平时,它和人类创作者相比就稳定得多,能够大量生产同等质量的作品。

2023年,幻想动漫音乐团队创始人、艺术总监孙玉镜,和团队利用AI歌手完成了一个demo(小样)。当甲方通过后,他们尝试寻找真人歌手进行正式版本的演唱,但接触的很多歌手都未能明显超过AI歌手示范版本的表现。这让孙玉镜认识到,AI技术进步的速度之快。

小冰克隆人能进行流畅的中英文交流,且具备歌曲演唱能力。小冰公司供图

在音乐领域,AI发展得如火如荼,它为音乐创作提供更多可能,不仅提高效率,还节约成本。然而技术进步的同时,版权、“AI是否会代替人类”等争议也随之而来。

AI能让人感受到音乐创作的乐趣

“天对地,雨对风。大陆对长空。山花对海树,赤日对苍穹……”2020年,音乐制作人李召洋使用AI歌手小冰的声音演唱《笠翁对韵》。该曲目获得2022年第五届唱工委音乐奖最佳儿童音乐专辑提名,这是他第一次将AI运用到音乐创作中。

李召洋专注儿童音乐创作,但想找到有一定演唱基础的稚嫩童音来唱歌很难。一次偶然,他发现小冰的音色和儿童声音比较贴近,可塑性较高,便有了AI演唱歌曲的想法。现在,他已经使用AI创作了4张专辑。

孙玉镜经常需要歌手演唱歌曲demo。真人歌手的时间和劳务成本较高,且结果存在不确定性。因此,他转向了AI歌手。他以X Studio为例,里面拥有丰富的AI歌手资源,能满足他对多种声线的需求。此外,他还经常借助AI进行降噪,以及使用ChatGPT辅助作词,“AI的存在大大提升了创作效率”。

完美青春OST是一家致力于影视音乐制作和音乐营销的公司,在项目合作过程中,曾使用过AI制作demo,例如模拟人声、换声等。在音乐总监崔博看来,当前AI音乐的成熟度还不够,制作出来的内容存在很多瑕疵,不过这些内容可以让你挑选、提炼、丰富。例如,“我爱你”可以表述为“我忘不了你”“我想你”,AI能从不同的角度给你很多答案,你或许能从中发现一些金句。

腾讯音乐娱乐集团(以下简称“TME”)早在2022年就开始布局音乐领域的AI技术能力,围绕听、说、唱、曲等维度,开展AI前沿技术的创新来服务旗下的音乐平台。如今已利用AI推出QQ音乐的AI伴唱、AI歌声、AI音色魔法师、AI作曲、AI对话等。2023年年底,实现了全链路AI音乐创作,将词、曲、唱、编、混等5个独立的核心环节打通。

天琴实验室是TME旗下首个AI音视频研究实验室,音频负责人赵伟峰介绍,AI能够帮助专业歌唱家还原他们年轻时的嗓音;对于普通用户来说,有的人唱不上去,有的人五音不全,还有的人不会唱德语、法语、阿拉伯语等,AI都可以让他们唱出来。

此外,AI不仅让普通用户创作音乐成为可能,还能为创作者提供灵感。“我们可以利用AI将乡村音乐和中国传统乐器结合,甚至尝试一些违背乐理常识的创作,看能够做出来什么样的音乐。”赵伟峰觉得,所有的点子都让AI试一试,说不定能创作出新的东西。

AI能够表达和理解情感吗

AI似乎无所不能,然而人类有哪些特质是人工智能实现不了的?

“现在使用AI创作音乐很简单,但想让观众和歌曲产生共情很难。”完美青春OST创始人、CEO刘硕说,在选秀时代,听众之所以为选手投票,是因为大家和艺人有一个共情和共同成长的过程,黏合度比较深。而作为一个工具,AI和人之间是没有情感的。

在李笛看来,AI识别情感的难度不高,但是让人工智能去表现出这种情感很难,“需要用大量连贯起来的比较复杂的系统,才能一定程度上拟合”。

赵伟峰持不同的观点,他认为AI可以表达情感,且在现在的一些作品中,已经看到了情感的影子。“我们告诉AI生成一些欢快的音乐,它就能生成,告诉AI生成一些很忧伤的音乐,它也能做到。”他认为,音乐作品的情感是基于音符表达出来的,AI只要能写出这些音符,就能表达出情感。

然而,AI表达情感和AI理解情感是两回事。在赵伟峰看来,AI可能未来会超越人,但不一定能跟人一模一样,它可能无法表达出人的思维方式、自我意识。这或许是未来要探索的方向,具体要怎么做,还是掌握在人的手里。

“AI的边界往往取决于,把AI技术用在产品上,产品会掩盖哪些问题,以及不能掩盖哪些问题。”李笛以ChatGPT为例解释,你问它任何问题,它都会好好回答你;至于说这个回答有没有意义,有没有用,你要自己去判断。

“同样的技术用在克隆人,或者说但凡用在边界稍广一些的事情上的时候,这个大模型的问题就出现了。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很多大模型的技术,我们用它辅助自己是可以的,但是要想放心让它去做一些事情,基本上就要出事。”李笛说。

让AI成为辅助工具,人类重新安排职业结构

每一次AI的技术革新,都会引发一阵舆论热潮,今年Sora再次印证了这一点。这一根据文本即可生成60s连贯视频的人工智能模型,为视频产业的变革提供了新的可能。

于2022年上线的ChatGPT不仅能回答问题,根据上下文互动,甚至能完成论文、文案、翻译等工作,吸引众多人士体验。更早之前,AlphaGo和韩国围棋九段棋手李世石、中国围棋九段棋手柯洁上演的人机大战,让公众不禁思考:“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人类吗?”

AI大热的同时,关于它的争论也不停歇。有人质疑AI的方向搞错了:“我们希望机器人帮人类扫地、洗碗,是因为人类要去写诗、画画;现在是AI都去写诗和画画了,我们人类还在扫地、洗碗。”那么,研究AI写诗、画画、做音乐的意义是什么?

在刘硕看来,现在的AI技术已涉及各个领域,不仅仅是艺术。“现在有扫地机器人、洗碗机等,机械类的工作早就有机器可以替代。”她觉得,现在AI应深入各个领域去发散思维,替代或者辅助人来做更多的工作,“如果AI连艺术都能做,做那些机械类的工作岂不是更容易?”

李笛记得,多年前第一次宣布小冰可以写诗时,也曾有一个人说:“创作是人类独特的,只有人类才会创作。”当时有个网友回怼了一句:“那有多少不创作的人类,是不是就不叫人了!”

李笛觉得两个问题异曲同工:“当我们说写诗画画的时候,我们是把两类人合并在一起看待:一类创作者是在追求写诗画画的艺术,这部分我认为是人工智能永远无法替代的;另外一类人所谓的写诗画画,则跟艺术完全没有关系,他至多叫内容产业。”

李笛将AI类比为计算器。“我们上大学之前,是不可以用计算器的,不然会使你的心算能力不容易提高。但当你已经有很好的心算能力时,使用计算器可以帮助你提高效率,节省时间。”李笛说,AI的运用同样如此,如果你本身的创造水平很高,使用AI辅助能够提升效率;但如果你连基本的乐理知识都不具备,使用AI将不利于你的音乐学习。

对于AI的未来,李召洋期待AI能够出现更多儿童的声音,让儿童音乐制作人在创作音乐时有更多选择;可以多了解儿童从稚声期到童声期不同阶段的音色、心理的变化规律,让AI演唱时更符合儿童的情感表达。

赵伟峰期望它能够成为人类一个强大的助手,辅助人类创作美好的东西。崔博期待人类与AI能够实现真正的交互,例如人能跟AI商量,歌怎么改更好听,“现在更多的是人下指令,AI回答问题而已”。

很多人看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后,会倾向于把它和人类的一种职业行为作比较,经常有“什么人会率先失业”的言论。李笛说,其实每一次技术的变化,一部分人失业是必然的,例如,水轮灌溉出现后,就不需要那么多人挑水了,“到了下一代,人会重新安排职业结构”。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丹萍 记者 蒋肖斌

责任编辑:杨晶

媒体矩阵


  • 中工网客户端

  • 中工网微信号

  • 中工网微博号

  • 中工网抖音号

中工网客户端

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

马上体验

关于我们 |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3 by www.ssany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关注

中工网微信


中工网微博


中工网抖音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×